靈異事件:淡江高中、真理大學外公寓宿舍的住宿經歷

網友HonorCat20141222日於PTT討論板上分享一篇親身經歷的鬼故事《[經驗],那些年在滬尾的日子》,內容提到自己在淡江高中和真理大學唸書時,在淡水街上租屋時遇到的恐怖老婆婆以及各種靈異事件。

正文開始

最近換了新工作,是大夜班,在半夜爬文和白天不同的是夜深人靜總是會想的比較多,這也不禁讓我回想起年少時在滬尾求學的那段日子,還有曾經在那裡發生過種種令人難以釋懷以及難以解釋的事件。

滬尾,也就是淡水的舊稱,為什麼標題要用舊稱呢?因為風光明媚,觀光客最喜愛的淡水,在很久以前曾經是著名的古戰場,除了留下許多歷史痕跡,也增添了幾分神祕的色彩。

我讀國中的時候,家裡對我的課業非常非常要求,我其實並不快樂,因為讀書不是我的興趣。

國中畢業後勉強考上新北市某間升學為主的私立明星高中,卻因為課業跟不上被退學。

當時要升高二的我,惹的老爸非常不爽,便把我轉到他的母校,叫我住校好好唸書。

老爸的母校也就是我高二要讀的學校位於淡水,當時並沒有很出名,知名度SOSO

直到出了一位知名校友拍了一部電影,才開始紅了起來,也逐漸成為旅遊景點之一。現在你應該知道是哪間學校了吧?答案是淡江高中。

高二上住校的時候還算乖,但是和大家混熟了以後,抽菸的抽菸,喝酒的喝酒,翹課的翹課。

終於到了下學期,舍監再也受不了我們這些屁孩,便要把我和另一位要好的室友依校規退宿。

發生了這種事,根本不敢讓老爸知道,我們一直拜託比較疼愛我們的一位老師幫我們求情。

雖然宿舍不給住了,卻因為老師求情並擔保我們的安全,學校沒記過也沒通知家長。

幸好當時有一位在校外租屋的高三學長解救了我們,而老師也看過租屋處才同意我們搬入。

我們便一起窩在學校後面的某間公寓裡,享受前所未有的自由,沒大人管的愉悅。

記得剛開學不久,便發生了震驚全台的921大地震,當時也是在那間房間裡度過。

而大地震後緊接而來的冬天,或許是因為錯覺,也或許是巧合,真的好冷好冷,非常冷!

第一次在淡水度過冬天,每天晚上我們都緊閉門窗,蓋了好幾層棉被還穿襪子。

淡水的冬天真是經典,而我們住的房間更是經典,每天晚上越睡越冷,甚至還有冷風拂面。

早上順利睡醒起床後,手背冷到發紫已經見怪不怪,奇怪的是窗戶明明緊閉,門也確實關上,為什麼溫度還是好低好低,根本沒比戶外好多少,我們常常被冷醒後就聊天到早上。

某個被冷醒的夜晚,比我們多住一學期的學長說了一件事情,也成為日後飄點的依據之一。

高三學長:「你們知道那個高一學妹誰誰誰齁?」

我:「知道啊,她蠻三八,跟很多人傳過耶!哈哈,你要把她喔?」

高三學長:「靠北啦,怎麼可能!上學期她領養一隻狗結果家人又不給她養,煩死了說要拿來這。」

宿舍前室友:「難怪客廳還有一點點狗味,阿結果那隻狗咧?」

高三學長:「那隻狗平常很乖,很少叫,但是每晚我要睡覺就把牠綁在後面陽台,靠妖叫整晚的。」

我:「廢話,牠會怕吧,那邊那麼暗平常我們都不會想去囉。」

高三學長:「可是牠真的很少叫,跟牠玩都不會叫,人來也不會叫,就是半夜狂叫,還會扯鍊子。」

宿舍前室友:「結果後來狗跑到哪去了?」

高三學長:「到最後實在受不了,叫到鄰居都抗議了,就叫她帶回去自己想辦法了。」

當時的我並沒有想那麼多,也許是因為年輕吧,天不怕地不怕,根本聯想不到那方面去。

過沒幾天,一位隔壁班的同學放學後來我們這邊喇賽,順便湊四咖打麻將。

開打前他去了要到後面陽台旁邊的的廁所上小號,上完後他就說他想回家了。

我:「是怎樣,不是說要打麻將,現在又要回家?」

隔壁班同學:「我我突然有事情要回家啦。」

高三學長:「啊你是怎麼了,去尿個尿就不想打了,怕輸錢喔?哈哈!」

隔壁班同學:「不是啦,你你這邊我以後不敢來了啦!」

原來這位隔壁班同學據說是看的到的,但是那時候我們根本不信那一套。

宿舍前室友:「啊你是看到鬼喔?還是怕我們對你怎樣啦!?」

隔壁班同學:「對啊,你們家後面陽台上面坐一個老婆婆,頭低低的,好像生病死掉的那種。」

我:「這世界上沒有鬼啦!聽你在OOXX(唉,當時真的是小屁孩不懂事)。」

後來他硬是要回去,我們也沒辦法就放他走了,這件事我們也根本沒放在心上。

時光飛逝,我們準備升上高三,而開始台北車站補習地獄的我,展開了通勤生涯。也正式告別了這間我們住了一個學期的房子,回到自己台北市的家住。

由於基礎太差,上課太混導致聯考落榜,我只好參加了重考班(南陽監獄有期徒刑一年XD)。

直到離開這個房子後的第三年,令人難以忘懷的事情一一地發生了….

第二次考聯考,分數終於能夠勉強上榜,老爸雖然還是不滿意,但也只能搖頭接受。

淡水有太多高中同學還在那邊,不管是唸書,還是高中畢業出來工作的在地人。

驅使我把前幾志願都填在我的高中旁邊那間大學,說實在的,分數也差不多是那間啦XD

於是我又回來熟悉卻睽違一整年有點陌生的淡水了,也租了一間一樓的房子(我爸朋友的)。

這間房子可猛了,是一座老公寓的一樓,這整座公寓上面長滿藤蔓植物,根本陰森。

精彩的是,大門正對我以前高中後面,中法戰爭陣亡將士墳墓的後門,難怪叔叔買那麼便宜。

事過境遷,多年後拿起當時在這間房子拍的照片,才發現每一張我的臉都是慘白無血色,超恐怖!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但幾乎每天都會有老同學,新同學來這邊過夜或打通宵麻將,因此剛開始也沒想那麼多。

某天,一位系上大二學長頭一次來玩,這位學長也是有名的陰陽眼,系上大多數的人都知道。

這次我先問了:「學長學長(幫學長點菸)想也知道我這邊一定很陰,啊是陰怎樣的?」

大二學長:「你吼,你這邊是人家在過路的啦,啊你怎麼租這邊啦!?」

我:「啊就便宜啊,搞不好不用錢耶,我也不知道,就我爸朋友的房子咩,加減住啦。」

大二學長:「唉你不要帶女生來這邊那個那個喔,真的不好喔!」

我:「不可能啦,我都自己住吼。」

大二學長:「好啦,欸,講到這個,跟你說喔,最近系上也發生一件鬧鬼的事耶!」

我:「是喔,我怎麼沒聽說過,應該不是我們大一吧?」

大二學長:「是大四的那個某某學長和他女友啦。」

我:「喔喔喔,我知道他很有名,他是乩童那個對吧?」

大二學長:「對啦,就是他們啦,就他女友(別系學姐)住在學校後門某間公寓發生的。」

我:「靠杯,真假的,我高中也住過那邊耶。」

大二學長:「他女友一住進去一陣子後開始發燒不退,燒到住院,超嚴重。」

學長就趕快去處理阿,結果發現那間房子根本就不乾淨,有那種啦(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有點開始想東想西了)。

我:「有作法嗎?裡面到底有什麼?那間房子在哪裡?學姐沒事了吧?」

大二學長:「學長說那間房子後面陽台,有人過世後不願意離開。」

我:「是不是坐一個老婆婆,頭低低的,好像生病死掉的那種?」

大二學長:「幹,你怎麼知道?對啊,就是一個老婆婆,病死的。」

我:「帶我去看是哪間,拜託,帶我去。」

當時的我整個起雞皮疙瘩,馬上就拉大二學長帶我去,他到了一個定點停下來往上指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害怕的事情是真的了,我再也不敢鐵齒了,我心中暗暗發誓。

說也奇怪,從那天起,不知道是心理因素還是,便開始陸陸續續遇到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

前面有提到我大學住的地方,大門正對墳墓的後門,也因此特別的詭異。

而不再鐵齒之後,立馬邀請(強迫?)了我的大學同學、高中學弟、高中同學及重考班同學,加上我共五位一起長住在那間房子,五個男人一起睡,雖然擠了點,但至少能夠心安一點。

某天半夜睡覺前,我的眼睛突然痠痛了起來,便和我擠同一張床的大學同學說:「可不可以借我B12點一下。」一點下去,經過一陣刺痛,反而精神來了。

我:「欸,要不要去兜風,我睡不著耶。」

大學同學:「好啊,要去哪?反正明天下午才有課。」

我:「不然去漁人碼頭那邊好了。」

於是我們就騎出門,一出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墳墓大門以及我高中那斑駁的圍牆。」

點了B12以後,眼睛濕潤潤的,路燈的光芒,突然特別閃耀。」

此時,我就知道不太對了,因為圍牆上竟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臉,是外國人的臉。」

我沒說話,因為不想嚇到大學同學,他正在專心著騎車,而那條巷子又窄的要命。」

過了約15分鐘,終於抵達漁人碼頭外側的那條路,我們邊騎邊兜風,十分涼爽愉快。」

直到我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大學同學已經騎到接近渡船碼頭,也就是海岸邊了。」

我:「你幹嘛一直往海邊騎,我們不是每次都到廁所那邊而已嗎。」

大學同學:「我知道啊,可是你就一直叫我往前騎啊,我也覺得奇怪。」

我:「我根本沒說話,靠。」

大學同學:「真假的,你明明就有講,算了,我們騎回去好了。」

一回到廁所那邊,我又看到了,廁所旁的那顆景觀樹(圓形的造景),上面竟然竟然吊著一個小孩子,他沒有瞳孔,眼神空洞往下看,這時候我再也不敢逗留了。

我:「我看到不好的東西了,我們回去吧。」

大學同學當然知道我上次被嚇到,更知道我們住的地方非常猛,馬上也就摸摸鼻子,趕緊飆回去睡覺,而那晚,我徹底的失眠了,因為第一次看到那種存在。

前面我的大二學長有說過,我們住的那邊千萬不要帶女生去那個那個,而我們五個也都很守規矩,從來就沒帶女生過夜,但是這世界上就是有白目的人。

那天我們五個都去上學了,也難得同時不在家,學校都在淡水,但是遠近不同。

一個外面的朋友,高中畢業就沒唸書成天混,有事沒事就來淡水找我們大夥玩。

外面的朋友打給我:「HonorCat,你在上課吼,那個我去你家看電視一下喔。」

我:「靠杯,今天都沒人在家欸,啊你自己一個人喔。」

外面的朋友:「對啦對啦,要不然我去你學校跟你拿key。」

我:「喔,好啦,你來我拿給你。」

外面的朋友一拿到key,就匆匆忙忙的要跑去我家,我也不疑有他,繼續上我的課。

到了下課時間,我和同班同學,以及我高中同學(同所大學不同系)一起回去,一看到廁所,當場傻眼!眼前的景象,令我們愣住三秒鐘以上,無言以對。

廁所天花板是輕鋼架隔板,所有建材整個垮下來,像地震過後,完全報銷。

整個洗手檯面目全非,人要是在裡面不死也重傷,想當然爾,那位外面的朋友早就逃之夭夭。

回頭看看我的床頭櫃上放著一個用過的保險套,還有女生的頭髮,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連忙通知我的學弟,和我重考班的朋友,我們五個人連夜就搬離那間房子。

住在那邊那段時間,其實每天身體都覺得很虛,在裡面照的照片,我都面無血色。

我爸的朋友和他老婆住在那邊,吵架到離婚,樓上住的也是大學老師,夫妻也是天天吵架。

現在又發生這件事,我們五個人再也不敢住下去了,便一一投靠各自住在學校宿舍的同學。

而那位偷帶女生的朋友,後來染上毒癮,某天因為呼吸困難,被緊急送急救,差點死掉。

也許是他自己放棄自己,也許是一種懲罰,急救那天我有去醫院看他。

看到他抽痰器裡綠色的痰,我終生難忘,引以為誡,不知道他現在在幹嘛。

聽說後來那間房子也賣掉了,每每回到淡水玩,經過那間房子還有高中住的房子。

心中只有一個感想,買的人(現在在住的人)真的很有勇氣啊!

希望他們能夠平平安安,保持敬畏的心住下去。

後記

那些年在滬尾的日子,除了讀書學習,我發現,帶給我最大的成長,得到最大的收穫就是:「對任何事情都不要馬上否定否決,對於鬼神之事一定要心存敬畏,寧可信其有。」

當然建立的基礎就是,不做虧心事,不愧對良心,誠心待人,共勉之,謝謝觀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