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醫院藥劑部的靈異故事「阿豪」

網友kevin89633在2017年12月13日於巴哈姆特討論板上分享一篇自己母親實際經歷的靈異事件《【閒聊】馬偕醫院藥劑部:同事們共有的默契》,內容提到他媽媽年輕時代在淡水馬偕醫院藥劑部工作時,曾經和同事們一起遇到的靈異現象。

本文開始

我想分享個在下母親在醫院工作的撞鬼經驗,且句句屬實!故事以我媽的第一人稱視角,描述在幾十年前淡水馬偕醫院的故事。比起恐怖,這篇比較偏向醫院裡的怪異事件,所以帶著想要被嚇的心來可能會有些失落,但這些詭異的事情至今你到馬偕醫院都還看得到喔。

我是小玲,26歲,藥學系畢業後沒多久便來到淡水馬偕藥學部工作,是一位藥劑師。在藥劑部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有兩個女生,小亮和小莉以及兩個男生阿豪和阿俊,其中小莉是資歷最久的,再來是阿俊、阿豪、小亮和我。

小亮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不但同個大學畢業,我剛來到職場也最先認識她。

小莉是藥劑部的小主管,平常除了偶爾監督我們的工作,常常要寫報告,不在我們身邊。

阿豪是我們之中最強壯的,平常下班健身、慢跑,同事之間就屬他最為開朗。

阿俊則是個陰沉的傢伙,平常話很少,工作中甚至一句話也不會出現,大概只有主管能讓他開口。

事情發生在我就職的第2年冬天,這天一如淡水往常的寒冷,我跟小亮在同桌工作,阿豪及阿俊在我們後面的另一張桌子工作,小莉一樣不在。

小亮:「小玲,你不覺得我們後面那桌今天特別多話嗎?阿俊今天大開金口嘿。」

「妳平常都嫌他死氣沉沉,今天突然覺得怪呀?」,我平靜的回答。

小亮:「他今天難得講那麼多話耶,等等約他下班一起吃飯啦,真的好難得喔!」

「喔,那給妳約吧,我們先加緊做,等等小莉回來不會想看到我們這樣。」

我心裡其實不太在意這件事,有時候人的確會突然想講話,今天剛好輪到阿俊吧。不過說也奇怪,平常神秘的阿俊,今天怎麼跟阿豪會有那麼多話好講呢,還是阿俊突然想變陽光,哈!

晚上7點下班,除了小莉要工作還留在醫院,我們四人一起去淡水的某間火鍋店。

我們點完餐沒多久,阿俊又開始跟阿豪哈拉,雖然講的話沒什麼營養就是了,完全不把坐在對面的我跟小亮當女生看,我們就這樣聽他們講了快3分鐘。

阿豪比較會看氣氛,他也注意到我們兩個女生的眼神都變不屑了,趕快岔開話題,找我們聊天。

阿豪:「小姐們,今天怎麼突然會想約吃火鍋啊,妳們太冷了,要我溫暖妳們是吧?」

阿俊:「可能她們終於了解我的神秘魅力了,覺得我怎麼那麼帥氣。」

我翻了個白眼,真的蠻不習慣阿俊這樣的,根本變一個人,還跟阿豪一起講屁話。

小亮:「齁,小玲想說阿俊妳怎麼突然變那麼會講話,她好奇你啦,想多認識你啦。」

「才沒有!今天上班就小亮最關心阿俊你了!」我笑著說,我怎麼可能放任小亮亂講話,真的是。

就這樣,我們開了話匣子,邊吃火鍋邊聊天,聊得挺愉快的,吃完火鍋我們還在街上散步了一下。

「夭壽,這樣晃晃也8點半了,等等還要搭車回家。」大家都住淡水,小亮還只住在醫院附近,大概就我住最遠吧,得趕快走人了。

「那,我先回去囉,我家很遠。」我跟大家說了一聲,大家也點了點頭說再見。

那時候的車很難等,可能要半個小時才有一班,我就在車站等,翻著醫院裡的醫療雜誌。

「真夠久啊!我等了至少20分鐘了吧!」夜晚裡的車站就我一個在等車,內心稍微抱怨了一下。

「小玲?」,突然有人從背後叫我。

「阿俊?,你在這裡幹嘛?」我有點嚇到,剛剛吃飯時阿俊那個快樂的表情不見了,又變回陰沉的阿俊。

「妳說妳好奇我怎麼變那麼多…」他嘴角揚起了一點,眼睛閉上了。

真夠毛的,他到底想幹嘛?千萬別說是他看上我,現在晚上九點,別瘋了做壞事呀!

阿俊:「那個…」

「蛤?」我看著他,他真的又變回我們認識的那個阿俊了,又陰沉,又不太會講話。

阿俊:「阿豪身上的光已經暗了,我們不會再見到他了,所以我想要今天跟他多說說話。」

「什麼意思?阿豪生病了嗎?」我這時候真的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阿俊:「啊啊,就是,他,明天不會來了,應該說,他再來這的時後樣子可能不太一樣。」

我還是挺疑惑的,可能是晚了,或是我沒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總之阿豪時間就剩這樣了,明天妳就知道了,晚安,有個好夢。」阿俊說完這句話後就走了。

裝神弄鬼呀這阿俊,真是的,阿豪人就好好的,健康又強壯,說什麼時間不多。

我心裡還在唸阿俊的時候,車來了,我也就坐著車回到我的租屋處了,明天還有班呢!

不過當晚挺不好受的,天氣又冷,睡覺時腦袋又浮現阿俊講的話。

隔天,我到醫院的時候,小亮也已經到了,我們就在衣物櫃那邊換衣服聊天(工作要穿規定的衣服),小亮似乎挺開心的,她還在說阿俊變那麼有趣,以後聊天又多一個人聊了。

可是我心裡對阿俊的印象還是停在他昨天說的那句話「總之阿豪時間就剩這樣了」,以及他陰沉的臉。

我跟小亮穿好衣服到了工作地點,阿俊已經在做事了,戴著口罩不發一語,阿豪還沒到。不過小莉竟然也在?這下可好,我們今天會很悶呢!

「唉,這個陳X豪(阿豪),竟然給我睡過頭,我這個主管工作那麼晚都沒遲到了。」小莉開始抱怨。

我們當然不敢說是昨天HAPPY太晚呀!所以就安靜的繼續工作。

過了一個多小時,阿豪來了,我偷喵了一下阿豪,沒什麼異狀。

「陳X豪,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遲到一個多小時!你昨…」,小莉罵到一半突然停下。

「唉,算了,趕快去做你該做的。」小莉停了一下後,哼了一聲推門出去了。

阿豪:「呼,小莉竟然在,還不嚇死我。」

「………………………」阿俊沒有回答任何話。

小亮:「你今天好慢喔,昨天回家喝酒醉到早上嗎。」

阿豪:「什麼喝酒,我昨天回家邊聽歌邊做伏地挺身勒!」

「你們很敢耶,小莉走沒10秒鐘就開始講話」,我說。

「………………………」阿俊一樣沒有說話。

過了大概30分鐘,小莉又回來了。

「陳X豪,你出來一下,有人有急事要找你。」說完等阿豪走,小莉就進門,叫我們邊做邊聽她說話。

「小玲,我問你。」小莉指名我。

「你還在醫學院的時候,有沒有教授跟你提過醫院的一些破事?」

「主管妳是指哪些?交藥給醫生時的態度,還是一些病人要求的超高難度配藥呢?」我心裡抱怨著這兩天的問題怎麼都那麼難回答啊。

「都不是」小莉回答得很平靜。

「我指的是醫院裡常常有好兄弟的這件事。」

什麼?好兄弟?我瞥了一下旁邊的小亮,她也瞥了我一眼,看來我們都不知道主管在講什麼。

小莉:「阿豪走了,他今天清晨在家裡暴斃,剛剛有急事來找他的不是誰,是我去請的法師。」

「剛剛來的那個是去世的阿豪,唉,我以為我應該不會再遇到這破事。」小莉越說越小聲。

「………………」阿俊還是安靜的做事。

「阿俊,你看到了對吧,那個光?」小莉問阿俊。

阿俊點了點頭,沒說話。

小莉開始說:「好,跟你們介紹一下阿俊,你們的這位前輩,看的到人身上的光。這個光就是人的氣數,在妳們這些小朋友還沒來之前,我跟阿俊就是同事了,以往有同事過世前,阿俊都會跟我說。早在幾天前,阿俊有跟我說阿豪最近會走,他身上的光極速暗下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今天就走了。」

「小亮,小玲你們也不要害怕,這種事以後還會有。」

挖靠,今天是在惡搞嗎?阿豪剛剛明明就好好的,還會講話,也不是透明、用飄的啊!我不敢相信。這時候的我一直以為好兄弟都是這種形象,阿豪跟我印象裡的鬼差好多。

等小莉又離開去做他的事後,我忍不住問小亮:「剛剛那是什麼鬼,他們在開玩笑嗎?阿豪人就好好的啊。」

小亮:「我也不懂。」

「你們不要想太多,這幾天阿豪還會來,你們就平常心就好了,反正就這幾天而已。」阿俊說話了。

之後我們沒什麼交談,我跟小亮心裡都被嚇到了,中午吃午餐也吃很快。到了下午繼續工作的時候,阿豪回來了。

阿豪:「啊,真夠久啊,那個老法師搞一堆有的沒的。」

阿俊:「真的不好意思,阿豪,但這些事我真的不能提早跟你說,你知道的。」

阿豪:「沒事沒事,兄弟,主管和法師有跟我說,我很感謝你了。」

他們哈拉沒幾句,阿豪轉頭來找我們了。

我這時候真的很害怕,我沒有面對過這些。靈?我頓時感覺背後一股涼,拿著藥的手在顫抖。隔壁的小亮更是誇張,不只全身抖,連臉都很猙獰,一直眨眼。

「嗨,小姐們?」阿豪說話了。

他的聲音好冰冷,明明離我至少五步遠,但聲音就像他的嘴在我耳邊的細語,真讓我寒毛直豎。

「小亮?」他這回直接走到小亮後面,我偷喵了小亮一眼,她感覺快哭出來了。

阿豪:「唉,不用怕我嘛,我還是那個阿豪啊,只是我現在不是活的罷了。」

阿俊:「唉,別嚇她們了,你打個圓場吧,這不就是你最會的,我相信你現在可以做得更好。」

阿豪:「打圓場啊…,哈,對女生是吧,我想到一個快速又有趣的。」

阿豪說完後就憑空消失了,我聽到小亮大大的吐了一口氣,在場大概只有阿俊表現最自在。

「你們就放鬆點吧,阿豪他還在,只是你們目前看不到。」阿俊還小小的笑了一下。

「什麼!他還跟我們在同一個房間?」聽完我心臟都差點停了,小亮又開始緊張起來。

「我回來啦!,小姐們。」阿俊穿門進來,笑的嘴巴張好大。

阿俊:「你真貼心,選擇繞出去再進門,你大可以直接從地板穿出來。」

阿俊:「我怕嚇到小亮嘛,你知道的呀,就不要害她真的沒心跳。」

旁邊的阿俊笑笑的沒說話。

「小亮,妳今天內褲是淡藍色的喔。」

「…………………..」緊張感都不見了,小亮直接生氣的回頭瞪阿豪,那個剛剛呼吸不穩定的小亮又正常了。

小亮:「你真的有夠色嘿,變好兄弟就只等著做這種事嗎?」

阿豪:「想消除一下妳們的緊張感嘛,拍謝啦。」

老實說阿豪真的很會這種事,原本恐怖的氣氛都沒了,我也幫小亮訓了一下他。之後小莉回來,我們開始講比較正式的事。

小莉:「抱歉呀,阿豪,早上沒有第一眼就認出來。」

阿豪:「別這樣說啦,大姊,妳不請法師,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勒。」

小亮:「可是你怎麼會出這種事啊?你是我認識的人裡最健康的。」

阿豪:「挖哪災,啊就衰吧,天氣冷,又剛好哪條血管不對勁。」

我這時候真的好奇一些事,就問阿豪:「阿豪,啊你變成好兄弟,怎麼碰的到一些東西?你早上還能開門耶?」

阿豪:「啊那個法師說什麼有依戀啊,什麼環境對到…所以我才碰的到,不過安啦,我碰不到妳們。」

我又問:「可是你怎麼這麼像…一般人?我以為走後都會變成那種阿飄。」

阿豪:「啊我就看起來挺正常的,我也不知道,妳們看,我腳還在耶。」

阿俊:「沒意外你應該還會再來個幾天吧,至少上一個是這樣,難道沒有依戀?」

阿豪:「嘿啊,不過我不會吵你們啦,我還得去我家人那邊哩。」

小亮:「那就別出來了啦,想看內褲看自己的就好啦,色鬼!」

「哇哈哈哈哈,災啦災啦。」

在阿豪去世後的四天裡,他都一樣準時來醫院上班,在我們的休息時間才跑出來跟我們聊天。而我們也把他當成正常的同事,無所不聊,而小莉或許是見多了,沒特別常回來跟阿豪講話。

阿俊也變回那個原本陰沉的阿俊,有時候會偷笑一下(大概又是阿豪在跟他講我們的內褲顏色吧?)

第五天後,我們再也沒見到阿豪。

後來的十年裡也發生了很多事,小莉升職,阿俊結婚生小孩了,而我接了小莉的職位,成了主管。

不一樣的是,我們這個部門,人變多了,從小莉管我們4人的小團隊,到我管現在20人的團隊。

有新人進來,也代表著一些同事的離去,每當有新人看到當初「阿豪」現象發生時,我都會安撫他們。因為這在我們藥劑部裡,是個再正常不過事情呢!

後記

淡水馬偕醫院裡有著很多不可思議的事,像我小時候的一次,我媽帶著我去馬偕醫院上班,馬偕醫院的太平間在地下室,我經過時看到了一個「阿豪」,還問我媽那是誰呀?

我媽只是淡淡地說,不要打擾到人家。

這是小玲(我媽)在馬偕醫院裡服務時的親身經驗,他到現在都還在這醫院服務喔,最近又升職了!至於小玲的好朋友,小亮阿姨呢?她現在在台北的某動物園工作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