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新聞: 淡水老街設貓街 大家都說爛

天在淡水有貓粉絲團看到一篇分享文,標題是「淡水老街設貓街 大家都說好 – 禁捕令加上觀光客餵養 野貓激增 但也帶來惡臭、跳蚤問題 設專區協助驅蟲、打預防針、清便」(原文連結)。

我將中國時報記者 林金池、謝文瑄 的原文摘錄如下幾項要點:

  • 淡水老街近年來流浪貓激增,帶來惡臭、跳蚤等惱人問題;民眾呼籲,應比照瑞芳侯硐,將淡水老街規畫成「貓街」,發展觀光特色並提供野貓更好的照顧。
  • 記者實地走訪發現,這群野貓懶洋洋的躲在樹蔭下,一旁還有愛貓人士提供的飼料,民眾還會趨前逗弄、合影拍照,與侯硐貓村有異曲同工之妙。
  • 淡水區新生里長洪正宗表示,縣府曾發出「禁止捕殺」公文,加上觀光客到此餵養,導致流浪貓數量激增,希望市府能將流浪貓納管,規畫「貓街專區」。
  • 淡水區民安里長鄭英和說,市府缺乏流浪貓的安置與規畫,又不能殺、又不能抓,跳蚤與大小便問題困擾里民,如果能比照侯硐設置「貓街」,由愛貓志工照顧,加上結紮與驅除跳蚤,相信可以增加民眾接受度。
  • 動保處代理處長張麗珍指出,過去曾接獲里長反映流浪貓肆虐,引發的跳蚤、惡臭等問題,但因北縣曾規定「禁止捕殺」,動保處不會派員捕殺,如果當地民眾接受度高,加上動保團體願意協助,她對「貓街」樂觀其成。
  • 貓狗救援協會籌備處總幹事阮美玲表示,街貓必須結紮以控制數量,避免造成環境汙染和噪音問題,再另組志工團隊,協助驅蟲除蚤、打預防針、掃貓大便等,她也支持淡水老街成「貓街」。

1004078_686004681415535_357130551_n[1]
報紙版
我先聲明一件事:「去你的貓街」。淡水不能”淪落”為猴硐第二(Google 猴硐 貓瘟),又何來”異同之妙”可言。

淡水以前不需要「貓街」或貓村這種鬼觀光名詞,以後也不需要。

淡水的貓,就像淡水平日的生活步調一樣,恰到好處。

在淡水,早有一群志工們在公開的無私奉獻,完全不需要政府花腦筋再組什麼志工團隊,更不需要特定人士積極介入淡水貓原有的平靜生活。

image
電子版

記者的大標題「大家都說好」,其中的大家,目前此篇報導在淡水數個貓咪社團中已讓”大家”撻伐聲一片。同樣的,我們可從新聞副標的內容中,得知寫稿者有多麼沒有常識,並且鬼話連篇。

記者一邊宣稱淡水街貓的存在,帶來惡臭、跳蚤問題,並希望透過專區成立,藉以驅蟲、打預防針以及清便,另一邊卻又在所謂的”實地採訪”中隻字未提,反倒是一再讚揚淡水街貓與環境的和諧。

既然記者已經親身來到淡水採訪,為何不順便說說自己聞到了什麼?

既然記者已經親身來到淡水採訪,為何不順便說說自己被幾隻跳蚤叮咬?

既然記者已經親身來到淡水採訪,為何不順便說說自己踩到幾次排遺?

如果不敢說,就別寫得好像真的一樣;既然都實地探訪,就別都是引述第三者的話

我們先就上面第 1 及 2 項來看,其實淡水的貓志工們從很早以前就持續進行街貓的數量控制及健康管理(包括外傷檢視、TNR、內科送診、投藥、預防針施打、驅蟲除蚤等,甚至是陪貓賣笑),並依每隻貓咪的個性與狀況,來決定是否應該替牠們尋找一個家。

我擔心,屆時淡水貓街的成立,會變成跟某地區一樣,只想容納越多的貓,以便讓越多的觀光客嬉鬧,如此一來,貓咪不但沒有生活品質可言,壽命會更加短暫。

我擔心,屆時淡水貓街的管理單位,會在取得大量預算後,隨意浪費預算,再推說預算耗盡,進而輕忽每隻貓咪的權益。

我擔心,屆時隨著生物觀光化的推波助瀾,來淡水遊玩的民眾會變得像某地區的觀光客一樣,完全不懂得尊重生命意義。

我擔心,屆時管理所謂”貓志工”的人又會是誰?會是壓根不喜歡貓的沽名釣譽者,還是壓根只想傾銷大量濫品質貓飼料的無良商人

另外,在這篇中國時報的報導中,記者分別引述淡水區新生里長洪正宗、淡水區民安里長鄭英和、動保處代理處長張麗珍以及貓狗救援協會籌備處總幹事阮美玲等人的發言,來佐證「貓街」的必要性。

首先,前面兩位是河邊街貓聚集地的里長。透過 Google 進行檢索,發現這兩位里長未曾長期、公開關心過淡水街貓的保育與生態議題(Google “鄭英和” 貓Google “洪正宗” 貓)。這兩位里長伯在此時跳出來,讓人難免會懷疑他們是為了貓咪聚集地周遭里民的生活品質還是撈資源,畢竟,沒有任何文獻資料可佐證這兩位里長發言的正當性。

接著,記者引用動保處代理處長的發言,我們可得知里長早在先前便已向動保處投訴過淡水街貓肆虐以及跳蚤與惡臭等問題。在 2008 年時,淡水河岸的一間餐廳 挪威森林 亦曾用相同理由要求清潔隊整肅該區貓咪。

但是歷史告訴我們,無論是動保處不理會里長的投訴,或是餐廳的倒閉,都已替淡水貓證明了一件事情:「無端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無有」。否則,動保處在無法撲殺的條件限制下,竟然不知道該如何處裡的話,我會嚴重懷疑動保處的專業性。

最後,記者引述某個一直 “籌備中” 協會的總幹事的說法,我就不評論了(Google “阮美玲” 小卡 )。

令我覺得比較莞爾的事情是,這兩位記者是怎麼把這四位仁兄、仁姊給兜在一起的,佩服佩服  放聲大笑

發表迴響